追蹤
米虫的生存法則
關於部落格
生存是有法則的
  • 425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爺爺給的十塊錢

因為父母親開工廠的原因,小學一年級到四年級是在桃園唸的書,每年只有過年節才會回永和勵行街,跟別人南下回鄉的動線不同,每次都跩得很跟鄉下同學說「我要回台北!」

年節前擠著火車,再轉搭計程車回永和勵行街,總是得穿過重重的買菜人潮,那人潮真的很多,不到二公尺的巷道,塞得滿滿的,小小人兒總是得擠呀蹭地才能看到站在攤子後不停忙著做生意的爺爺奶奶跟三叔。爺爺總會淡淡說「回來啦!快上樓去!」我媽會快帶著我們上樓放下行李,馬上下來幫忙前頭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意。

勵行街的老家是在傳統市場中,三樓半,樓下前半部就是攤子,後半部是廚房跟爺爺炸油豆腐的地方。我們常會偷吃剛炸起的油豆腐。除了爺爺奶奶,我們一家,那時還有未娶的二叔跟三叔。大姑嫁在對面,姑丈家是賣豬肉的。二姑也嫁在市場,在中段賣牛肉,但二姑還有其他市場二個攤位。幾家小孩都四處走動,爺爺奶奶也常得照顧表哥表姐。

傳統市場大家起得早,寒假裡,五六點就起床,下樓後就看到爺爺奶奶在忙了,爸爸說,爺爺都二點就得上大市場批貨了。跟表哥表姐,幾個小人兒揉著睡眼,爺爺就會一人發十元做為早餐錢。平常我媽都只給我五元買麵包,拿著爺爺的十元,覺得爺爺真是偉大,然後表哥表姐就會帶著我們去吃各式不同的早餐。

早餐店分佈在18巷,正確位置就是現在的頂溪捷運站,那有一個廣場,是平時市場大拜拜搭台唱野台戲的地方。廣場旁就是各式早餐,印象最深的是一家賣「筒仔米糕」,一份十元。圓圓的鋁筒子從蒸籠中取出,倒扣在淺碗裡,淋上紅紅的甜辣醬或是蕃茄醬,對於每天都吃麵包的我,那滋味可真是人間美味了。吃完回來後,爺爺會在忙碌的攤前問我吃了什麼,我就很大聲的回他「筒仔米糕」。此後的十來天,在嘗鮮了其他不同種的各式早點,表姐再問我要吃什麼時,當然是想了幾天的「筒仔米糕」,那是我在桃園鄉下吃不到的美味。

爺爺在我小學二年級時過逝,我跟爺爺不如跟奶奶親,但在每天清晨發十元的當下,我知道他是疼我們這些內外孫。記憶中爺爺給的十元,一直有著打開蒸籠的熱騰騰煙濛濛和甜甜的筒仔米糕的滋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